top of page
  • Oh Chin Wee

浪迹天涯的向往,继续。

结婚生子之后,杨采妮把大部分时间留给家庭,心里仍保留一片江湖,那里寄存了她对浪迹天涯的向往,以及对事业计划的展望。

Words / Oh Chin Wee

Photography / Mark Law • Mark Law Photography

Fashion Direction / Jeremy Tan

Creative Direction / Chua Kwee Peng

Hair / David Gan • Passion Hair Salon

Makeup / Clarence Lee, Using Decorte

Photography Assistant / Rigg

High Jewellery & Watches / Harry Winston

Special Thanks to Four Seasons Hotel Singapore for location




等了一个多月,终于敲定杨采妮封面拍摄的日期。6月份学校假期,她和家人一起出国旅游,那是他们一家大小自疫情爆发后真正意义上的家庭旅行,意义重大,她暂时放下工作,陪丈夫、公婆及六岁大的双胞胎儿子去珀斯玩了一个多星期。


她每年都会和家人出国旅游几次,除了跟老公双人同游之外,夫妇俩也会带孩子出国游玩,以及三代人一起到海外共叙天伦。因为疫情的缘故,过去两年全家人没能一起出国,因此她分外重视这趟旅程。

“公婆年纪大了,难得可以和孙子一起游玩和相处,我们都很珍惜这个机会。澳洲很适合阖家旅行,不太远,老人家不会太累。要不是我妈妈有事留在台湾,她也想加入我们。”旅行回来的Charlie,神清气爽,亲切地分享心情,但不只是个人的喜悦,更多是为挚爱的家人感到开心。


夫妻度假后快快回家

拍摄封面当天,相熟的司机先送孩子去上学,再送封面人物到四季酒店。工作家庭两不误,这是Charlie现在的写照。


婚前,她和老公去了很多遥远的旅游目的地,包括约旦、埃及、希腊等,婚后还去了挪威看极光庆祝结婚一周年。儿子出世后,夫妇俩不能离家太久,于是选择较近的地方过二人世界,最理想的选择是浪漫海岛,好比民丹岛和苏梅岛,充电之后就快快回家照顾孩子。


夫妇俩仍然保有浪迹天涯看世界的赤子之心,彼此有个共识,在有生之年到那些从未去过的地方探索。如果可以暂时放下一切奔向梦想中的旅游目的地,她希望可以到土耳其旅行。


“我先生常说要带我去土耳其,他念书时到那里背包旅行,但我没去过,他说要带我去爬一座山。我们都喜欢健行,曾经去过约旦佩特拉古城,花了四小时爬到高处眺望远方,我的心都打开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充满向往。她继续数着梦想旅游点:“智利、秘鲁…… 我们都想去,但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怎么办呢?比较难啦,哈哈!”


这次举家出游,主要是讨两位公子欢心,准备了他们喜欢的活动项目,而老公是最重要的幕后推手。她笑说:“我先生工作忙碌,但他很珍惜周末假日和孩子相处的时光。他是很棒的旅游规划者,每次出国都是他安排行程,我很佩服他总有办法把节目排得那么精彩丰富。结果,每次回国之后,我们都觉得需要有另一个假期来休息一下,因为行程实在太紧凑了。”


疫情让人紧密相连

去年底台湾宣布开放边境后,她马上飞到台湾探望母亲和年迈的外婆,年终学校假期时又带孩子去了一次,因为等这个机会等太久了。一场疫情,让她体会到没有来日方长这回事,想到谁就打电话问候,想见谁就即刻约见。


“我们这代人会永远记得冠病大流行。以前我们把很多事情视为理所当然,因为忙碌而把跟亲友见面的时间留给下次,直到疫情爆发后,才真正感受到思念一个人但不能见面的痛苦,有些人甚至无法见到亲人的最后一面,这些事情是很让人揪心的。”


对她而言,疫情带来的正面效应是改变了现代人对人际交往的态度,让人与人之间变得紧密相连。就像她与三位演艺圈好友李心洁、梁咏琪和许茹芸,疫情期间各自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和首尔生活,偶尔透过她们创办的“小黄花慈善基金会”脸书平台进行直播,分享防疫心得和互相打气,直到今年初四人才在台湾“合体”相聚。


Charlie说,好朋友即使没有见面,心还是连在一起。几个好友都很努力生活和认真工作,近期李心洁转身幕后执导纪录片,梁咏琪开巡回演唱会,许茹芸频频参加中国电视真人秀,唯独她较少接工作,顶多是到港台出席活动,然后快快飞回新加坡,把时间留给家庭。


“有一阵子,出国和回国都需要隔离一段时间,我放不下家人,电影就暂时不接,因为花的时间较长。孩子今年六岁,这个年龄的小朋友,有父母在身边指引他们是好的。我也提醒自己,不要用世俗的观念去框住儿子的成长,让他们先自由发展长处与创意,我们再从旁引导及协助。”

双胞胎儿子性格两极谈到两个儿子,她顿时眉飞色舞。“他们是双胞胎,性格却很不一样,弟弟做事很直接,靠直觉;哥哥比较小心,一步步解决问题。兄弟俩感情超好,我是独生女,看到他们这么亲密,我心里非常羡慕。”


小时候,Charlie对妈妈说,好希望有个姐姐或哥哥,大人说那是不可能的事,她就说,生个弟弟或妹妹陪她玩总可以吧?后来她才晓得自己是早产儿,母亲生她时很辛苦,生产过程也很紧急,所以妈妈是不会再生小孩的了。


第一次当妈妈就生了双胞胎,她觉得老天很眷顾她,一下子拥有两个宝贝,像是对孤单童年的补偿。“看到两个小朋友可以为一件简单的事开心大半天,就算我有再多的烦恼,也都无足轻重了。他们要求不多,很直接,其实只要有父母陪伴就够了。”


孩子现在读幼儿班,比较懂事了,对妈妈的工作深感好奇。她笑:“就像今天拍封面,他们问了我好多问题,拍什么、在哪里拍、跟谁拍?我就简单地解释给他们听。孩子看到父母积极投入工作是件好事,他们会因此了解做每件事都要有热忱。”


计划再执导演筒

静极思动,杨采妮最近接到一个导戏的邀约,看了剧本之后,觉得故事大纲蛮有趣,颇有共鸣,正在考虑是否要接这个工作。曾经自编自导电影《圣诞玫瑰》的Charlie说:“导戏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一个体验,我不会催促自己快快再当导演。”


2009年,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宣布“亚洲电影计划”名单,资助27个新出炉的电影计划,其中包括杨采妮的《圣诞玫瑰》。她花了很多心血编写和筹拍这部电影,2012年正式开镜,演员包括郭富城、桂纶镁和张震等,2013年在香港首映。影片讲述一个残障钢琴女老师控诉知名医生性侵的故事,当时距离#MeToo运动登场还有四年,作为编导,Charlie的眼界、和勇气教人另眼相看。


这些年不断有人找她演戏、写剧本或当导演,而她行事谨慎,也很认真看待每个工作计划,从不急着做决定,所以一直没有再执导演筒。“虽然这次不必写剧本,当导演需要做很多功课,必须把整个计划都想得通透才能投入拍摄。现阶段我还在进行构思,不急着点头做决定。”


想起执导《圣诞玫瑰》的经验,她说导演工作虽然辛苦,每个环节都充满挑战,却又让她乐享其中,那种作为电影“作者”的满足感是当演员无法拥有的。换言之,我们是否能再次在银幕上看到Charlie执导的电影,她在研读剧本和构思影片呈现方式之后的感受及体会,将是关键因素。


拍摄工作和访谈告一段落,Charlie匆忙赶回家陪孩子吃晚餐。看着她走出总统套房的背影,那不是灰姑娘的梦幻式离场,而是一个知性女子从容走向未知的姿态,多么潇洒。


Commentaires


Les commentaires ont été désactivés.

Latest Story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