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chinweeoh

牵手打造逐梦空间

知名广告界夫妻档彭文淳与林少芬买下旧五金厂,改建成私人工作室与文创空间,并首次携手办展,为创意生涯续写精彩篇章。


WORDS OH CHIN WEE


2021年中旬,有一天在彭文淳和林少芬家吃晚餐,夫妇俩说正在物色一间店屋,仍未有具体计划,就只是想做一些好玩的事。


我记得多年前这位广告才女说过,想找个地方开设概念店,引进一些富有美学品味和设计创意的精品。然而,当时她仍是10AM Communications广告公司掌门人,哪来余暇分心和分身兼营个性商店,这个想法也就不了了之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林少芬退而不休,从未放下创意工作。

发掘旧街区的潜质

2014年,公司被国际集团收购,林少芬在四年后卸下全职广告人身份。退休后,她继续发挥创意,拿起画笔在家做画、与彭文淳自资拍电影《今宵多珍重》、推出自己的文创品牌“芬宝”,不再是满足客户,而是讨好自己。


疫情期间,他们大部分时间闲在家里,静极思动,她又再次萌起开店的梦想。那次聚餐,林少芬说劳民达街(Lavender Street)一带有家旧五金厂求售,地点不错,周边有花店、餐厅、咖啡馆、酒吧和艺人开设的甜点屋,形成文青聚落,却又保留老街区的传统面貌。不久,我收到她的简讯,夫妇俩买下了这栋永久地契屋业,等疫情告一段落便着手翻新改建。


买下店屋后,他们对空间规划和用途进行了“脑力激荡”。林少芬想开设精品买手店,同时让她设计的“文创商品“芬宝”在这里“安家”(“芬宝”现已进驻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精品店);彭文淳计划开设咖啡座和书店,以高素质书籍和爵士CD为卖点。张爱玲说过,写作的时候,她总是非常高兴,写完后更是狂喜。我想这对创意夫妻档也是一样,在讨论如何开发“新居”空间潜能的过程中,肯定也是天马行空、欣喜若狂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从夹层楼俯瞰一楼,有几分像在剧院包厢居高临下看戏。

改建房子像搭景拍片

老店位于一座1979年落成的四层楼高大厦,那排店屋的一楼店面高达九米,专为五金加工零件等轻工业而设计,让大型货柜车可从后门直接开进店里装卸货物。他们看中那非一般的挑高天花,一并买下门牌336的一楼店面和336A的二楼单位。


一楼面积逾2000平方英呎,附带500平方英尺的夹层楼,从店铺右边的楼梯间进出;二楼的面积同样为2000平方英呎,是原屋主加盖的单位,两个楼层之间设有残疾人士专用电梯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建筑工人执行旧店屋的翻新改建工程。

彭文淳在2022年初为老店进行改建,花了一年半才完成装修工程,他说:“我没有找设计师参与,直接与承包商画施工图沟通,这有点类似过去拍片搭景的工作模式。我也四处寻找建材,与材料供应商直接议价。”


他从一楼夹层开始施工,建构了一前一后属于夫妻俩的工作室,由左右两旁的回廊连接,保留天井般的中空设计,可俯瞰一楼会客空间。宽敞开阔的二楼,落地窗映入树影和绿意,可用来举办展览等活动。他也把电梯拆了,改建一道旋转楼梯贯穿楼层之间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旋转楼梯将一楼、夹层楼和二楼贯穿起来。

重塑复古昭和风格

这位来自台湾的得奖摄影师及导演,父母在日治时期出生和接受日本教育,他从小住在新竹的昭和时代日式房子。这回改建老店,他决定重塑体现昭和风的室内空间,与童年回忆无缝接轨。


木料是日式房子的主要建材,他从马来西亚买进大量囤积进40年的旧木板铺成地板,并以葡萄酒木箱的回收木板铺设工作室墙面,经过处理后营造岁月斑驳的质感。此外,他从澳洲进口毛玻璃,在个人工作室打造仿昭和时代的木框滑窗,还从台湾和日本带回古董灯箱和吊灯。


当林少芬友人的餐厅在疫情期间结业时,她接收了十多盏吊灯,如今挂在一楼吧台上方,像姿态各异的花朵同时绽放。她也从父亲的老家搬来旧家具,与新鲜出炉的“芬宝”文创产品一起摆放在工作室。


配合门牌336号,夫妇俩把这个空间取名“叁叁坴堂”,复古双叶玻璃大门上贴着“叁叁坴堂,童叟无欺”两排金箔字——那是彭文淳与中国美术指导鲁天航的心血结晶。定睛一看,门上还以英文写着“书店”。整个一楼的书架摆满了夫妇俩的藏书,乍看像是真像是一间书店和咖啡馆,但林少芬与彭文淳经过一番考虑后,决定把这个空间作为私人创意工作室,并且不定期邀请友人前来相聚,暂时不对外开放,倒是会在二楼举办各种展览,让访客上楼观赏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彭文淳从澳洲进口毛玻璃,为个人工作室建构昭和风的木框滑窗。

画笔绘出积极人生

1月份新加坡艺术周期间,夫妇俩在二楼展览空间举办两人的联展《戴帽女士》,展出林少芬的画作和彭文淳的摄影作品。这组创作的缘起,是几年前他俩外出散步时,彭文淳无意间拍到带着帽子的林少芬把手压在帽沿的剪影。


从此,“戴帽女士”成了她的创作灵感,绘出一系列相同主题的画作,画中人以背影示人,眼前繁花似锦,在憧憬着花样人生和感叹朝花夕拾之余,她让心境停留在缤纷多彩的梦幻瞬间,乐观面对生命。


“没有选择背对世界,任日月更迭,心若无尘,天地仍明媚。”这是友人赠予林少芬的一席话,也是这组画作的最佳注脚。我们在展览开幕那天去拍照,正好也是她孙女满月,双喜临门,让首次当祖母的她喜上眉梢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林少芬与彭文淳在二楼举办首个联展《戴帽女士》。

另一方面,彭文淳与友人将平面的“戴帽女士”做成数个纸粘土人偶,带去新加坡与欧洲多处地标和场景,拍摄了多幅“戴帽女士走天涯”的照片。他除了展示45幅摄影作品之外,还将人偶 罩在玻璃罩钟里展出,示范了如何以创意将一个灵感源头化为跨媒介作品系列。


尽管展览已在2月初落幕,随着这个艺文空间的登场,他俩的逐梦旅程才刚开始。

Transforming space: from old shophouse to retro Japanese style atelier
复古双叶玻璃大门上贴着“叁叁坴堂, 童叟无欺”两排金箔字。

Comentários


Latest Story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