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chinweeoh

Blanca Li:穿越虚实的舞姿

忠于自己,绝不曲意迎合,知名西班牙编舞家Blanca Li以自由的姿态舞出精彩人生。首次來新加坡为沉浸式虚拟实境剧场站台,她透露将继续开发虚实交叠的舞蹈空间,探索艺术新天地。


WORDS OH CHIN WEE


 打开话匣子之前,我给Blanca送上迟来的生日祝福,并且告诉她,1964年出生的人属龙,今年是她的本命年。 步入耳顺之年的舞蹈家说:“我本来以为自己属龙,后来有人告诉我,1月12日出生的人,生肖是另一种动物,但我忘了是什么。”


我恍然大悟,她在农历新年前出生,属兔。反正那是龙年,你就当自己是龙女吧,我说。“好,我喜欢这样。”她笑。 

Blanca Li: the  choreographer of award-winning virtual reality immersive show
蜚声国际的编舞家Blanca Li。

享受旅行,发掘灵感

2月底,Blanca首次来新加坡呈献沉浸式剧场《巴黎舞会》(Le Bal de Paris de Blanca Li),开演前三天早晨从巴黎飞抵新加坡,入住酒店后随即前往视察表演场地,中午接受媒体访问,行程密集,却毫无倦容。毕竟她已习惯到处旅行,体验各地不同的文化、结识新朋友、接触当地的音乐、电影和书籍,这些都是她的创作灵感泉源。


 “我上周第一次去阿布扎比罗浮宫博物馆,建筑设计很让人惊叹。几个月前我在台北,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书画、瓷器等文物也让我大开眼界。”说起最近的亚洲之行,语气充满雀跃,故宫博物院晶华餐厅以馆藏为灵感的特别菜单更让她留下深刻印象。


她这次在新加坡逗留四天,甫抵步就已迫不及待想要探索本地的种种。 眼前的Blanca,一身轻便,银色皮夹克衬黑恤衫和牛仔裤,直发披肩,黑色镜框带点左岸的文艺气息,透着几分世故和犀利,跟舞台上比生命还大的舞娘架势完全两样。 《跨界合作是换位思考》 Blanca来自西班牙南方城市格拉纳达(Granada),在纽约师从传奇舞蹈家玛莎.葛兰姆(Martha Graham)。1993年,她在巴黎自创舞团Blanca Li Company,30年来获奖无数,游走于传统与当代之间,曾与多个时尚名牌和流行文化大咖跨界合作。 


她指出,为Beyonce、Paul McCartney、Pedro Almodovar等人编舞,不是单方面的创作,而是将心比心的过程。她得试着去了解艺人想要表达些什么,与他们的思路亦步亦趋,再透过艺术手法让他们贴近自己心中所想。“这是另一种工作方式,换位思考,用自己的艺术手法去诠释别人的想法。我觉得这很有趣,跨界合作就像步入另一片天地,走进别人的脑袋里。“ 


她是舞坛多面手,从自小耳濡目染的西班牙“国粹”弗拉明戈,到长大后到纽约学习现代舞,同时涉足芭蕾、歌剧、嘻哈、电子舞曲等舞蹈和音乐类型,样样精通,并且执导电影。然而,这位不断挑战自己的编舞家强调,她是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为舞蹈开拓更大的空间。


 “艺术家必须不断求变,但如果不了解传统的精髓,就很难在现代或当代表演艺术领域有所成就。所谓现代,其实是以新的方式来展现过去。” 

Blanca Li: the  choreographer of award-winning virtual reality immersive show
Blanca Li的原创当代舞蹈作品。

初探虚拟实境的魅力

 《巴黎舞会》是Blanca的突破之作,从实体表演场地跨入虚拟实境,結合舞蹈、音乐、戏剧与服装元素,让观众沉浸在真假难分的梦幻空间里翩翩起舞。这部由Blanca Li主创和编舞的国际级制作,2021年在巴黎首演后,获得第78届威尼斯影展最佳虚拟实境体验奖,并且到欧洲各大城市巡演,3月初在新加坡做东南亚首演,演期达半个月。


 “大约12年前吧,我首次接触虚拟现实技术。套上头戴式显示器后,天哪,眼前的虚拟画面太不可思议了,我就想到用舞蹈来呈献虚拟剧场。”她说到这部作品的创作缘起,眼神里有一种发现新天地的惊喜。 


起初,她拍了一部360度全景影片,由20个舞者参与演出,场景是虚拟的剧院,而事实上是在舞蹈室里进行拍摄。当观众戴上显示器,仿佛置身剧院里现场观舞。那是她的虚拟创作初体验。 她并不满足于此,她不要观众静静坐在位子上看戏,而是可以走进虚拟画面里,与演员互动。“如果观众可以一边看戏、一边与身边的人在虚拟场景里跳舞,那就太棒了。可是,当时的技术做不到,我感到非常沮丧,除了耐心等待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 


随着数码科技日益精进,时机终于成熟,她向不同的科技公司咨询,在巴黎找到现在的合作的伙伴,用一年时间开发这套技术,并且做了第一个演出测试,再进行多次调整和修订,前后花了四年,终于完成《巴黎舞会》的最终版本。起初,观众背着九公斤重的仪器,她笑说像一台笨重的电脑跳舞,结果又花了两年改良,让设备变得越来轻巧。


 她以一场盛大的面具舞会为场景,每场演出有八到十位观众,他们都是舞会的“嘉宾”,以虚拟化身(avatar)的姿态参与演出,在两位演员的带动下与其他观众一同起舞。每场演出都有不同的效果,取决于观众的参与程度。 演出的一大亮点是观众可从虚拟衣柜中,选择心仪的虚拟香奈儿(Chanel)高定男女时装作为舞会行头,贯彻Blanca对美感的坚持,也为演出增添话题。 

Blanca Li: the  choreographer of award-winning virtual reality immersive show
虚拟实境沉浸式演出《巴黎舞会》,为Blanca Li赢得威尼斯影展最佳虚拟实境体验奖。

成功不是人生指标 

舞团成军31年,当年跳弗拉明戈的西班牙小女孩,早已是蜚声国际的舞蹈家和编舞家。然而,她对成功的定义并非获得多少掌声,或者在Instagram上有多少个追随者,这些都是稍纵即逝的虚荣,她追求的是在艺术道路上忠于自己,绝不曲意迎合。


 “成功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人生起起落落,名利来来去去,谁都无法掌握。坚持自我,不要委屈求全,以为迎合别人就能讨人喜欢,这样的成功只是昙花一现。”这是她给舞坛后辈的劝喻,也是对自己的提醒。


 她庆幸自己多年来未曾背弃理想,作为艺术家,她不断拷问自己,什么是她真正想要做的,唯有诚实面对自己才能拥有自由。 《舞台上的元宇宙》 除了继续把《巴黎舞会》带到世界各地等地巡演之外,Blanca的另外两部作品———嘻哈版《胡桃钳子》(Nutcracker Ballet by Blanca Li)以及由歌剧改编的当代芭蕾舞剧《狄朵与埃涅阿斯》(Dido and Aeneas),也将展开巡演之旅。  

Blanca Li: the  choreographer of award-winning virtual reality immersive show
坚持自我,绝不委曲求全和迎合他人,这是舞蹈家Blanca Li的座右铭。

她正在策划一部虚实重叠的新作,当观众戴上特制眼镜观赏实体舞蹈表演,就能看到意象纷呈的虚拟画面。她还将推出一部以元宇宙(Metaverse)为概念的作品,结合社交媒体与3D虚拟空间的表演。 不断推陈出新,探索未知领域,这位从不原地踏步的舞蹈家说:“我希望为观众创造从未经历过的美好体验,为他们开启发现新事物的门窗。”


求新求变之余,不变的是对艺术的热忱与坚持。正如她说,每天早上醒来,感觉自己仍然是那个她所熟悉艺术家,心情因此非常美好。

Comentarios


Latest Story

bottom of page